魇子今天也不是魔子o_O

这里魇子!

只混文圈,画画只是娱乐……

沉迷发刀一百年
我的刘卢永远甜

喜欢我的专卢一辈子。

本命杰西卡CP杂食
弧无敌长。

我多有幸,在有生之年,碰到你们这群,世界上最好的情敌。[全职高手]

[刘卢]端午节小甜饼!!!

   
    
       
端午节三天假,微草刘小别同志已经擦拳磨掌地期待了一个赛季。
    
这比赛什么的也比完了,训练什么的也进入尾声了,这种大好时机当然要去G市——
   
吃(zhao)肠(xiao)粉(lu)!!!
    
小别同志快乐地发了微博。
   
“微草-刘刘刘刘小别V:让我们相约G市——肠粉我来了——————”
   
配图是飞机票X1。
    
然后小别同志开始擦拳磨掌地等某人的评论。
   
粉丝们纷纷搞死地艾特王杰希。
   
“爸爸看看你的败家儿子!@微草-王杰希V”
    
“爸爸端午节你们一家人不应该好好在一块吗?@微草-王杰希V”
   
“爸爸遛小鳖同学背叛革命了他要投奔蓝雨了!!!@微草-王杰希V”
     
“队长小别前辈要嫁到蓝雨去了!@微草-王杰希V”
    
刘小别:????这最后一个是啥子玩意???
   
“喂喂喂英杰,什么叫嫁到蓝雨???我就吃个肠粉去而已,咋啥都要扯上蓝雨啊?”刘小别回复混入乱七八糟的评论中的高未来同志。
   
高英杰小同学非常懂地回复了一句。
   
“莫掩饰。”
    
刘小别语塞。
   
刘小别等了一晚上也没有等到某人的评论。
   
但是其实某人早就看到了。
   
“来G市只是为了吃肠粉吗……哼……不理他了……”刘小别同志不会知道,他心心念念的小朋友在他发微博后的第一秒种,就已经不打算评论他了。
   
然后独留刘小别同志一个人独守空闺(bushi)独守手机一晚上。
   
第二天上午十一点。
   
G市某机场。
   
刘小别背着包,非常拉风地戴着墨镜,大步流星地穿行在人群中。
    
距离半个G市的蓝雨战队。
    
卢瀚文蹲在堆满了粽叶的大盆子前,抓着一片粽叶下意识地蹂躏。
   
这个点……小别前辈应该到了吧……
   
他现在应该刚下飞机……
    
我没有去接他他会不会生气啊……
   
食堂的料理台前,黄少天用肩膀顶了喻文州一下:“喏,队长,看小卢。”
   
喻文州看向把粽叶揉捏地不成样子的卢瀚文,轻笑了一声。
    
这时,某小朋友的手机突然响起来。
    
“喂?小鬼?你不知道你别哥来G市了?”手机那端一片嘈杂,听起来似乎还在机场。
   
“啊,小别前辈啊,我不知道哦。”卢瀚文小朋友一本正经地说瞎话。
     
“那个,我迷路了,小鬼你来找我一下呗!”
   
“前辈迷路了?小别前辈来G市干什么啊?”
    
“啊……我……我来吃肠粉……”
   
肠粉!又是肠粉!
    
“那祝前辈玩得开心哦!我和大家在一起包粽子呢,就不去接前辈了!”黄少天看着卢瀚文满脸写着“不开心”嘴上却依旧官方卢氏快乐,已经笑岔了气。
    
“小卢,快把粽叶拿过来!”喻文州此时非常配合地喊了一声。
   
“好的队长!小别前辈那我挂了!”
   
“等——等……”
   
刘小别看着手机上显示的“通话已结束”的界面,心情十分复杂。
   
但是大老远地飞过来的爱国青年刘小别同志可不会被一点点困难打倒的!
   
刘小别同志把背包往地下一甩,潇洒地坐在机场正中间,翘起二郎腿。
   
然后吃起了鸡。
   
G市机场的人们就这样看着一个中二少年穿的花里胡哨地坐在一印着“GLORY”logo的背包上戴着耳机吃鸡。
    
卢瀚文就这样看见了一个中二少年穿的花里胡哨地坐在一印着“GLORY”logo的背包上戴着耳机吃鸡。
    
卢瀚文:我现在后悔来得及吗?
   
“喂!这可是机场大厅啊你就这样坐在这儿?”卢瀚文小朋友一把摘掉沉迷吃鸡的刘小别同志的耳机。
   
“啊?小家伙你终于来了?”刘小别一抬头,心情顿时明媚了。
   
啊,一个小朋友,胜过万把鸡。
   
“是是是,我来接前辈您了,快别丢人现眼,都看着呢。”卢瀚文小朋友拽了拽自己的卫衣帽子,扯起刘小别的手。
   
刘小别却一把抓住他的手,把他往自己的方向拉了拉。
  
“喂,小鬼我问你,你是真的没有看见我那条微博?”
   
“嗯……没有看到啊……”卢瀚文小朋友脸上一抹不自然一闪而逝,依旧否认。
   
“那你是不是应该接受惩罚呢?嗯?”刘小别站起来,又把眼前的小人往自己怀里拽了拽。
   
“哎!等等!你你你干什么啊!”小朋友终于意识到这样的距离似乎有点太近了,连忙扭动手腕试图挣脱。
    
机场里源源不断的人流里,已经有一些驻足观看了。
    
刘小别好像还嫌不够一样,摘掉了墨镜。
   
“喂!小别前辈你快戴上墨镜!”卢瀚文急了,慌不择言地喊了出来。
   
何奈荣耀名气太大,已经有人认出了他们。
   
“小别?就是那个刘小别?!”
   
“哎?那个不是蓝雨的卢瀚文吗?”
   
“小别前辈!快放手!我们被认出来了!”卢瀚文脸红了个透,急切地小声喊起来。
   
“小家伙……我很想你,你知道吗?”
   
“什么……?”卢瀚文顿时安静了下来。
   
刘小别定定地盯着他,忽然按上小朋友的后颈,吻了上去。
   
“哇————————”围观的人们顿时爆发出一阵惊呼。
     
“唔!小别前辈!”卢瀚文连带脖子根也红了个透,吓得一时都忘了反抗。
   
反应过来,才连忙推开这个炙热的吻。
    
“走吧,宝宝。”刘小别却拉起他的手,拎起自己的背包。
    
脸上满是偷腥的愉悦。
   
“要在一起一辈子啊!”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谢谢,我们会的。”刘小别非常友好地向那个路人的方向挥手致意。
   
卢瀚文:?????等等我们什么时候在一起的???
   
知道小朋友茫然地被牵着出了机场,卢瀚文才反应过来些什么。
   
“等等你不是迷路吗?!”
   
“我什么时候说的?我没有说啊。”
   
“你有你有!”
    
“好好好我有,行了吧。”
   
“喂!!!前辈你不讲理!!!”
    
“只对你一个人不讲理♡。”

   

[国家队]血染荣耀。——目录(主CP伞修橙,喻黄&全文高虐慎入)

(一)决赛变实战?

      

“妹的,都这样了还打算打?”黄少天说着,还是举起了冰雨。

     

(二)戏精的诞生。

    

喻文州轻咳一声,扭过头去。
     
他站的地方角度正好,苏沐橙脸上的表情哪是悲伤,明明是笑得发抖。

    

(三)他是谁。

   

在呼啸的风中,他的衣角却静静地垂着。
     
他只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动作,仿佛已经在那里伫立成一座雕塑。

   

(四)百花凋零

   

叶修猛的转过头,但他看到的,只有火光冲天。
   
像极了那三年,燃尽夏日的繁花血景。

     

(五)唯一的希望

    

“We need fight together.”SUN向叶修伸出手,眼睛里,是无比的坚决。

   

(六)至死不渝的忠诚

   

他以一种绝对的保护姿势,护在喻文州身前。
   
但是这次,他再也站不起来了。

   

(七)最后的孤勇

   

隔着千万黄沙,他的眼神,让叶修喉中的话再也说不出来。
   
喻文州抬起的双眼中,仍有未散去的悲伤。
   
而更多的,是一个失去了一切的人,最后的孤勇。

   

(八)圣光消散

   

他到最后一秒,仍用力抓紧他的武器。
    
他到最后一秒,还没有放弃战斗。
     
他不肯输。

   

(九)离歌

   

SUN犹自哼唱着,甚至手指扣起了节奏。
    
队长,当年的你心里,也和此时的我一样吧。

   
(十)星辰陨落

  

那个嗓子已经沙哑得发不出声的人,依旧一边战斗着,一边用口型一遍遍地说:
   
“这里交给我。”
    
他的眼睛在一片尘埃中,如同最璀璨的启明星般闪烁着。

   

(十一)她不后悔

   

他猛的回头,向着那道死亡之门冲去——
     
什么战术!什么仇恨!什么道义!他什么都不管了!
    
我只要她活下来!!!

   

(十二)放下吧。

   

“你千不该,万不该,最不该的——”
     
叶修眼睛里是彻骨的恨意。
    
“就是在我面前装他。”

   

(十三)梦醒时分

   

他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发生了什么,他却记不清了……

    

    

——————————

有点瞎话:

    

这篇拖这么久才搞完蛮不好意思的……

    

好几篇都不是很满意后面有时间了再改……

    

顺便退役系列定名《my hero》,意为,他们无论何时何地,都是我们永远的英雄。

[国家队]血染荣耀。————(十三)梦醒时分(终)

【目录传送】

    
     
     
     
“不……不!”
    
叶修从床上弹起,汗已经浸透额发。
    
他按着太阳穴使劲摇了摇头。
    
头真疼啊……
    
他似乎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梦里发生了什么,他却记不清了……
    
似乎,似乎沐秋对他说了很多话……
    
叶修环顾房间,一片狼藉里,唯有一张照片立在床头柜上。
     
两个少年的笑容灿烂得要溢出屏幕。
    
沐秋……沐秋……沐秋走了……
   
叶修揪住头发,把头埋在被子里。
     
眼泪浸湿了布料。
    
“叶修哥……?”敲门声却在这时响起。
    
一道弱弱的,带着颤的声音响起。
   
“你吃点东西吧……求你了……”
    
女孩子的声音已经带上哭腔。
    
沐橙……
    
叶修恍惚间,似乎看到苏沐橙倒在自己面前。
    
就像那个人一样,倒在血泊里。
    
他忽然没来由的一阵心痛。
    
打开门,瘦弱的女孩子跪坐在门前,抹着泪惊愕地抬起头。
    
几天来积攒的悲伤、委屈、恐惧和担忧忽然在这一瞬间爆发出来,苏沐橙站起来,扑进叶修的怀里大哭起来。
     
哥哥车祸,叶修把他关在哥哥的房间一顿砸,没有人知道她背负了多少。
    
叶修抱紧了怀里的女孩子,闭上眼。
    
“不要怕,不要怕,有我呢。”
    
苏沐橙只不管不顾地哭。
    
“有我呢,我在呢……我一辈子,一辈子也不会再丢下你一个了……”
     
叶修在苏沐橙的耳边说着,把她的头按在自己肩膀上。
    
还好,还好还有你。
    
以后我,做你的后盾。
    
以后,有哥哥保护你。

[国家队]血染荣耀。————(十二)放下吧。

【目录传送】

         
      
   

“啊——————”
    
叶修仿佛一头孤独的困兽,仰天发出一声嘶吼。
    
叶修冲上!
    
此刻,再没有人能够阻挡他。
    
叶修的眼中,是熊熊燃烧的怒火!
    
通通!通通都给我去死!!!
     
手腕翻转间,千机伞变幻形态。
    
叶修屈膝,跃起!
    
他知道,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风在耳边“呼呼”作响。
     
听,他们在呼喊。
    
“轰————”是繁花炸裂的声音。
    
“We need fight together.”是两只手掌重重相击的声音。
    
“少天……?”是濒死的人孤注一掷的声音。
    
“铿——”是宁可死,也不肯输的声音。
    
“战友啊战友,在这分别的时候——”是道别的声音。
    
“这里交给我。”是背负一切的声音。
     
“别管我————快走!”是为他守护身后的声音。
    
一声声回响在叶修耳边,终究,化作撕裂一切的呐喊!
    
螺旋机翼一荡,叶修已然落在风化岩顶!
    
黑衣人举起双枪,指向他的胸口。
   
叶修却脚步不停,只至枪口顶在他的身前。
   
他一把揪起那人的衣领,将变作战矛的千机伞狠狠地抵在他的腹部。
     
他却一直都没有开枪,直到动作间兜帽滑落,露出他的脸来。
    
叶修的瞳孔猛的一缩。
    
这张脸,他这辈子都不会忘记。
      
似乎很久很久以前,也有一个人曾经这样比着枪的手势对着他。
    
“喂,叶修,我要是有一天这么拿枪对着你,你会怎么办啊?”
    
少年漫不经心地回身,挑起眼角。
    
“还能怎么办?投降呗!”
    
问话的人笑起来,看似随意却认真无比地说道。
    
“那么我,永远不会让那一幕发生。”
   
“我发誓。”
    
你的诺言呢?苏沐秋。
    
与回忆中的一幕幕重合,眼前的人却有着他不认识的冰冷眼神。
     
“噗————!”
     
战矛刺入。
     
所有敌军的动作一滞,继而消散成黄沙。
      
天地间,唯有风。
     
叶修抓紧了他的衣领,用力将武器刺入更深。
     
他的嘴角有血流下来。
    
“你千不该,万不该,最不该的——”
     
叶修眼睛里是彻骨的恨意。
    
“就是在我面前装他。”
    
他缓缓抬起眼睛,凝视着叶修。
    
手一松,两把枪怦然落地。
     
“我没有装。”
    
苏沐秋颤抖着,抬起手来。
    
“你还不明白吗,叶修。”
    
“这里是你的执念啊。”
     
“你真的要让我毁掉一切吗?包括沐橙?”
    
沐橙……
    
“我回不去了,叶修。”
   
苏沐秋的眼睛充满了哀伤,声音缥缈得仿佛来自另一个世界。
    
他伸出手,冰凉的指尖在他的眉心划过。
   
“放下吧……”

[国家队]血染荣耀。————(十一)她不后悔

【目录传送】

    
   
   
   
“叶修!这里————”苏沐橙见叶修的举动,已然明白他的意思,当下便重火力为他开路。
   
他们两人,仿佛回到了当年场上的最佳搭档时代,枪炮师的火力线中,一柄战矛直直刺穿苍穹!
    
那么多年,他们的命运如同海上的枯木,一次次地碰撞又一次次的被迫分开。
   
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放弃过靠近彼此。
    
此刻,他们再次为了同一个目标,努力地向前着。
    
最后一次并肩吧!
   
“啊————————”苏沐橙大喊着一步步向前,吞日的炮口火舌连成一道闪电!
   
敢触碰的人,就通通去死吧!
   
叶修在倒下的身影中穿行,千机伞变幻形态,一个三段斩当做瞬移使用,霎时间,已经从火光中跃出!
   
那一刻他的身姿,犹如浴火重生的神祗。
   
魔挡杀魔!佛阻弑佛!
   
而他身后的苏沐橙,他的最佳策应,用她的方式,为他硬生生地打开了一条血路。
      
而她的背后,是什么呢。
   
死亡之门洞开,黑气凝成的触手伸出,缠上她的小腿。
     
结束这一切吧……
     
叶修身后的硝烟散去,再没有炮声响在他耳边。
    
他不敢回头。
    
他怕自己一回头,所有人的努力都将功亏一篑。
    
即使他无比明白苏沐橙会独自面对什么。
    
“啊————”惨叫刺穿了他的耳膜。
     
叶修的双手攥紧,脚步再也无法向前一分一毫。
    
“别管我————快走!”
     
他猛的回头,向着那道死亡之门冲去——
     
什么战术!什么仇恨!什么道义!他什么都不管了!
    
我只要她活下来!!!
    
叶修……
    
苏沐橙模糊的视野中,只有那一个拼杀的身影。
    
沐橙……
    
叶修的眼睛里,只映着那个身陷黑气的身影。
    
苏沐橙缓缓地伸出手,他过来了……他来救我了……
    
叶修杀红了眼,只死死地盯着那一个人,拼命地靠近她。
    
而他睁大的眼睛里,黑气凝成的触手扬起,对准了她的心脏。
    
“不……不!!!”
    
仿佛一切都被放慢。
     
他看见,她的指尖与他的就差那么一厘米。
    
他看见,她清澈的眼睛里,只有他凝固的表情。
    
他看见,血花飞溅,宛若落梅纷纷。
     
他看见,那个他曾发誓要保护好的女孩,在他眼前,倒下了。
    
沾了血迹的长发飞扬。
   
苏沐橙的眼中滚出一大滴泪水。
   
她不后悔。
   
不后悔爱上这个游戏,不后悔陪他走这么一遭。
   
她只遗憾,在她生命的最后一秒,她没能紧紧抓住他的手。
   

P1书脊版云秀女王
  
P2翔翔
  
P3书脊版叶神。
   
今天的魇子也在努力画手………………

优秀极了。

来口冰雪碧:

 三观逐渐被刷新。

六洵无决意。:

我六决,实名diss这位。

千里烟波:

我就说一句,我们还真没带怂的
有种来啊,正面钢

喵喵颜:

我最早找到的是16年的,出处不可考证了,但实际应该比16年要早

一腔野:

原句我翻出来的 不服撕我 二次加工当原创  厉害

帅炸苍穹的帅裳裳:

要个解释是吧?因为笑千千,我tm一开始就注明了,我玩的是其他人的梗,然后他在底下说让我授权或者标明出处,行,我删了我道歉了。你说让我去查,这tmQQ空间里,群里全是这个,那么多人找您老一个,拜托我不是大罗神仙好吗?

你现在开小号牛逼啥?有种正面刚?

现在还揪着这个事情不放?您老人家也是棒棒哦,况且你这个也不算你原创吧,你tm给我牛逼啥?原句是

愿你们提笔落下的时刻
有着侠客利刃出鞘的洒脱
愿你们合上笔盖的瞬间
有着侠客收剑归鞘的骄傲
愿你们可以创造奇迹
未辜负少年志向
愿你们走出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

这个吧?您老二次加工,就变成您老的了??

这tm16年就有了,你觉得你很吊?都tm混全职的你不能和和气气??

我脾气我认为很好吧?

但是这次惹毛我了,你要说法我给你,这就是说法。

要不对照下?

愿你们提笔落下的时刻
有着侠客利刃出鞘的洒脱
愿你们合上笔盖的瞬间
有着侠客收剑归鞘的骄傲
愿你们可以创造奇迹
未辜负少年志向
愿你们走出半生
归来仍是少年

“愿你们明后天合笔的瞬间,都有叶修不要牧师的自信。”

您老牛逼,本来不想理你的。你TM搞得糟心事还少??

@笑千千——小钱钱  @鸾是 

    
    


   
  
 

[国家队]血染荣耀。————(十)星辰陨落

【目录传送】

      
   
   
   
只剩不到五十米的距离。
   
叶修几人距那块在乱军中耸立的风化岩,只有不到五十米了。
   
但越来越多的敌人涌上来,围了几人个水泄不通。
    
不行……这样下去所有人都会被耗死。
    
我可能能拖更多人……
   
叶修砍掉面前敌人的头颅,转身向身后的魔道学者喊:
    
“王杰希!我留在这里!你……”
   
叶修的话说了一半,便被噎在喉咙里。
    
那个嗓子已经沙哑得发不出声的人,依旧一边战斗着,一边用口型一遍遍地说:
   
“这里交给我。”
    
他的眼睛在一片尘埃中,如同最璀璨的启明星般闪烁着。
    
即使在碾压般的攻势里,他依旧沉着地将所有攻击化为最锐利的杀招。
    
似乎是听到他的呼喊,王杰希偏过头来。眼睛依旧盯着他的前方,还是用口型,说了一句话。
    
他说,冲。
    
叶修毫不犹豫地回头,直冲向前。
    
此时,一道圣光沐浴在他的身上,他的伤口顿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
   
谁会给他下这个治愈术,答案只有一个——K国队的牧师,OMG。
   
此时此刻,他们之间再无关国界,无关恩仇。
   
他将自己的背后毫无顾忌地暴露出来,因为他知道自己身后,有最值得信赖的一群战友。
   
因为他们心中,有着一样的信仰。
     
叶修看不见,他身后,他的同伴为了他做出了如何的牺牲。
   
王杰希缓缓跪倒在血泊里。
   
OMG被一团火光吞没。
    
要活下来啊。
    
魔道学者的眼睛依旧清亮。
    
直至再也看不见那道身影。
   
交给你了。
    
那团星光,渐渐地,熄灭了。
   

[国家队]血染荣耀。————(九)离歌

【目录传送】
     
    
    
    
就在中国队接连失去了四个队员时,K国队也不容乐观。
    
在FOG和anyone战死后,召唤师pass it也被乱军围攻至死。
     
SUN的脸上沾满了不知是谁的血迹,不管不顾地将一股股念气送向敌人。
    
破绽!
   
SUN眼睛一亮,敌人完美无缺的包围圈终于出现了破绽吗?
   
殊不知,那破绽,是一块沾满毒药的蛋糕。
   
SUN踏向那个方向的第一脚,便知道自己犯了一个天大的错误。
   
这是一个陷阱。
   
这里等待的根本不是什么转机,而是幽魂缠绕。
    
一只只枯手从地里钻出,抓住他双腿的力度仿佛要嵌进他的骨头里。
     
“啊————”SUN跌倒在地,更多的手涌上来,吸食着他的生命。他终于忍不住,发出一声惨叫。
    
“SUN——————”狂剑士Kill登时就要向这里冲。
    
“NO!”骑士S.S.拼命拉住他,他们已经失去够多的队友了……
   
而身陷幽魂缠绕的SUN却放弃了挣扎,竟轻声唱起歌来。
    
“战友啊战友,在我离开的时候,请不要将我挽留。”
    
他用K国语轻轻地唱着,离他最近的Kill一听,眼眶便红了。
    
荣耀圈只知道百战不殆的SUN双腿残疾,却没有人知道他是为什么残疾的。
    
Kill是他从小到大的好朋友,只有他知道,这是他少年时第一个梦想给予他的。
    
小小的SUN满心是世界高峰,他立志征服最高峰珠穆朗玛。
    
18岁那年,他终于有机会攀登珠穆朗玛峰,这是他期盼了多久的荣耀。
    
然而,一场风暴葬送了他的梦想。
   
连同他的登山队队长,与他的双腿。
   
SUN给他讲这个故事的时候,脸上是隐忍到极致的哀痛。
    
他说,这首歌,是他的队长在呼吸停止前为他唱的。
    
“战友啊战友,在我离开的时候,请不要为我泪流——”
    
Kill突然放声高唱着,与SUN的歌声应和起来。
   
他只挥舞着重剑,像一个真正的狂剑士一样,伤越多,越勇猛。
    
“战友啊战友,在你回来的时候,请为我倒一杯酒——”
    
SUN犹自哼唱着,甚至手指扣起了节奏。
    
队长,当年的你心里,也和此时的我一样吧。
    
我不害怕,我只感到荣耀。
   
如果不是这个游戏,我这辈子,都会溺死在悔恨中。
    
是她给了我新生。
   
K国队剩下的所有队员红着眼眶都高唱起来。
   
这是他们,送给SUN的离歌。
    
歌声在战场上空飘扬,SUN闭上眼,微笑起来。
     
他悠然自得的样子,仿佛身处K国最美的夕阳中。
     
“战友啊战友……我亲爱的战友……”
    
直至,动作凝固在手指,笑容凝固在嘴角。
   
   
    

[国家队]血染荣耀。————(八)圣光消散

【目录传送】

      
    
   
  
而剩下的人,在喻文州为他们争取而来的空当里,全力冲刺。
   
他们的动作很快,敌人的反扑却更快。
   
在战火纷飞中,张新杰与OMG分外忙碌。
   
一记又一记的治愈术,逆光的十字星圣光四散,让满身污迹和血迹的张新杰看起来那么圣洁。
    
真是碍眼啊。
   
黑衣人抬起了一把巴雷特狙击枪。
   
“砰!”
    
“叮——”
   
一发子弹准确地打在张新杰的十字架上。
    
张新杰抬头,猝不及防地与那人目光相撞。
    
“砰!”又是一发子弹。
    
不同的子弹一发发射来,却全部精准地瞄准一个地方。
    
“咔——”逆光的十字星竟生生地被打断了。
   
而张新杰只感到恐怖。
   
任何一发子弹,只要瞄准他的心脏,他就一定没命了。
    
这是一种警告。
    
但是,如果我怕死,我就不会站在这里了。
   
张新杰操起断裂的十字架,照着前方拳法家的脑袋就是一砍。
   
呵,以为我没了武器就没用了吗?
   
既然无法后退,便选择强硬地,不惜一切地摧毁对手!
   
霸图人,永远不缺的就是胸中勇往直前的热血!
    
“给你这个,暴力牧师。”叶修招呼一声,把伞柄中的太刀抽出来给他。
   
张新杰接过,像一个纯粹的输出一样冲了上去。
   
只是他的输出全部是最寻常的攻击罢了。
   
既然当不了辅助,就只好在前方冲锋陷阵了!
   
但是,他没有看到的是,黑衣人的枪口又一次对准了他。
    
只是这次,准星里,是他的手腕。
     
“啊——”张新杰捂住鲜血淋漓的手,痛苦地皱起眉。
    
他看向那块他们一直在靠近的风化岩,果不其然,一只枪口还在冒烟。
    
威胁吗?
   
张新杰索性将刀换了个手,再次站起来砍杀。
   
没有用的!
    
“砰!”
    
另一只手。
    
既然这么执着,就下地狱吧。
   
枪声连响,叶修回头时,张新杰的白袍已经染红了一大片。
    
又一个……又一个战友……
    
他仍站得笔直。
   
叶修深吸一口气,上前想把他血淋淋的手中的太刀拿回。
    
用力一拉,却纹丝不动。
     
叶修眼睛猛的一酸。
    
他到最后一秒,仍用力抓紧他的武器。
    
他到最后一秒,还没有放弃战斗。
     
他不肯输。